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记者发稿登陆入口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健康

红色的记忆——怀念我的父亲

时间:2020-06-18  来源:公益在线  作者:记录者   阅读量 点击加入澳门都市报采编团队

       中国公益在线6月18日电(公益记者 张添强)魏国红:时光飞逝,弹指一挥间。父亲已经走了十年了。但我一直感觉他没有从我们的生命中离开,只是在多级宇宙的某个角落,以另外一种方式关注着我们。也许是量子纠缠吧,每有大事都会梦见他。他在梦中为我指点迷津,也把正能量传递给我,让我有勇气面对所有困难。无需看照片,闭上眼,父亲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尤其是那份特有的红色记忆,就像胸前的一颗胎记,不能磨灭。

我一生的红色记忆是从五岁开始的。五岁那年,有一天,父亲晚上下班回来,给我洗手,准备吃饭。他忽然拉着我的小手,认真地说,“小红,爸爸给你改个名字,叫魏国红吧。为祖国奉献火红的青春!”我虽然还太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从此把这句话铭刻在心。慢慢长大以后,我逐渐理解了父亲的用心良苦。中年以后,回想从前的事,父亲的教诲更加深刻,时常回响耳畔。

父亲是一位有着十九年军龄,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转业后又是一名优秀的机械工程师。长期的军旅生涯,使他性格刚烈,爱憎分明。但又有北方人的豪爽仗义,淡泊名利。父亲家教甚严,我们从小都是军事化管理,几点起床,几点关灯,都分秒不差。同时要求我们诚实守信、乐于助人。据说哥哥们小时候都没少挨打。我们兄妹四人,我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儿,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中年得女的父亲,真是把我捧在手心里。父亲经常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过到我这里,百炼钢也化作绕指柔了。父亲更有铁汉柔情的一面。

记得父亲走的那年冬天,我接到哥哥的电话,立即打车去火车站,在火车上彻夜未眠,哭了一夜。清晨回到故乡,数九寒天,滴水成冰。这次接我的不是哥哥,而是我的老同学。因为哥哥们都在殡仪馆忙碌,表姐则在家里陪我母亲。父亲的葬礼简单朴素,大家遵照他本人的意思。我甚至没有来得及摆一束花给他。但在我心里,送给他一幅挽联:一片丹心保家卫国,两袖清风英雄无悔。这正是父亲一生的写照。

自17岁入伍那天开始,他已经把自己交给了祖国。他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南征北战,出生入死。转业后又成为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的随军职工,参与祖国建设。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在临近不惑之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放弃了在北京舒适的工作环境,选择了支援边疆,来到吉林。我们以前不理解,经常抱怨他,太傻了,留在北京多好。我说,“你当时为什么不拦着他?如果你坚持不离开北京,我爸也不可能一个人去吉林。”母亲便笑道: “我听你爸的,我这一辈子,就是跟他走。”母亲偶尔回忆当年事,说是他们走得很急。出发那天,一早来到天安门广场拍照,父亲对母亲说,再看一眼吧,以后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果然他们没有再回北京,老家河北也没有回去,老家的亲戚倒是去关外看望过他们几次。然而在父亲眼里,这些并不重要。与其他解放战争和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相比,父亲是幸运的,他看到了祖国统一,更看到了改革开放,和祖国的繁荣昌盛。

我家是典型的慈母严父,据说这是最好的家庭教育组合,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往往最有出息。母亲是一个旧式的贤妻良母,夫唱妇随。父母的爱情故事堪称完美。他们是邻村小孩,从小定亲。父亲17岁入伍,在部队读了书,接受了正规教育,逐渐眼光高起来。爷爷便带着18岁的母亲,坐了两天两夜火车,去南方的部队找父亲,令他们尽快完婚。部队领导说,马上就要抗美援朝了,还是以国事为重吧。就这样,母亲回家等了父亲三年。这三年既有生死未卜、音讯杳无的煎熬,又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挑战。遥想父亲当年,也是玉树临风的帅哥一枚。但父亲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保家卫国。而且骨子里刻着忠义,不可能移情别恋。直到抗美援朝胜利了,26岁的父亲才凯旋归来,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戴着大红花,迎娶了母亲。死生契阔,母亲此后便作为军嫂,为爱走天涯。他们转战大江南北,奔波十几年,南京,武汉,郑州,济南,北京,大连,一直到吉林。他们琴瑟和鸣,儿女双全,最后先后过世,享年都是83岁,合葬于祖坟。

颂军嫂.祭家母

随君数十载,

家国一肩挑。

故土朱颜老,

边疆明月高。

纵横千万里,

江河红旗飘。

军令关山鉴,

忠孝传今朝。

怀念父亲的同时,我也为母亲写了这首诗。诗句里有我们兄妹四人的名字,我们的名字连起来就是:万里长江,祖国山河红旗飘。那时我大哥在舅姥爷家刚刚过完“百岁”,我妈就抱着他随军了,从老家一直坐了一个礼拜的火车,才到南宁与父亲汇合。大哥几个月就走了上万里,所以取名万里。二哥出生时,父亲在铁道部建设南京长江大桥,所以取名长江。三哥在淄博出生,黄河边,便叫长河。我本来也是长字辈,父亲后来给我改名为国红。

脱下军装,换上工作服,父亲还是一名大国工匠,技艺精湛。车铣刨磨,钣金喷漆,他样样精通。我小学毕业那年暑假,他亲手做了一辆自行车给我。我从小就是在他的车间里度过的,与机械结下了不解之缘。所以我大学学了机电一体化专业,毕业后20多年痴心不改,坚持做本专业,成为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机器人教育培训组和教材编辑委员会的工业4.0专家,大连市科技专家,同时也是大连市人社局的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专家和创业导师。

以前母亲还在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部长篇小说,以父亲的生平和父母的爱情故事为线索,写家族四代人,反映时代的变迁,折射中国现代史。自以为可以写出史诗级的传奇故事,可惜电脑坏了,原稿弄丢了。不过有机会我会再写,因为革命历史不能忘,红色传统不能丢。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先烈们以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最后,谨以此诗献给父亲,以及和他一样的抗美援朝老兵!

敬英烈

归途漫漫烟雨中,

男儿有泪故国情。

忠魂千古黄沙掩,

铁马金戈万世颂。

鸭绿相思六十载,

家父别后又清明。

赤子丹心永传承,

神州盛世享太平!

2014年,韩国政府向中国归还抗美援朝烈士遗骸。我在电视上看到新闻,心情非常激动。曾经是最可爱的人,抗美援朝的老兵们回来了!无论你们还活着,还是早已化作山脉,你们的赤子丹心、报国之志永远不会老,你们的热血没有白流,青春没有逝去。作为英雄儿女的我们,不会忘记,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我们将继承你们的优良传统,发扬你们的爱国热情,团结奋斗,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作者简介:魏国红,女,1972年10月23日出生,1994年8月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机械系机电一体化专业,本科,学士学位。2010年-2011年,参加“清华大学EMBA总裁班”培训;2012年参加“中国工业品营销学院总裁班”培训,并获得“工业品营销培训讲师”证书。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机器人职业教育培训标准组和教材编辑委员会专家,大连市科技专家。历任大连机床集团营销总公司技术支持、斯凯孚(中国)销售有限公司东北区域经理和美国双城风机的全国销售经理等职务,现任大连瑞翔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

积极参与教育与公益事业,是JA志愿者,大连市人社局聘请的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专家,创业导师。诗人和作家,著有诗集《诗意人生》和短篇小说集《都市人生》,诗歌散文集《漫步人生》即将出版。作品经常在作家平台等诗刊杂志发表,五首诗歌收录于《中国当代爱情诗典》,两首收录于《尖峰诗歌》,在起点中文网和17K小说网发表了7部短篇小说。

后记:

采访最后,作者魏国红表示,自改革开放四十年,物质生活有了很大提高,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传承在年轻一代中没跟上。年轻人不知道红色历史文化,宣传教育力度不够,方法也落后。他们这些红二代,感觉应该做点什么,通过讲述红色故事,宣传红色历史,带动年轻人,继承革命优良传统,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公益记者印象:本次宣传红色历史和采访活动,得到了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设计院有关领导的大力支持,也收到了该单位广大群众,特别是年轻人的积极响应,效果非常好。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设计院的领导,更是在百忙之中抽空与魏总见面交流,并合影留念。魏总还向设计院赠送了她的作品。魏总的红色演讲激情澎湃,富有感染力,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现场掌声热烈,高潮不断。父辈的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激励了魏总,也得到了传承,使她逐渐成长为智能制造专家和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通过本次活动充分说明,红色革命传统只要方法得当,宣传到位,就会得到大家的支持。因此,大家一致认为,今后将继续一起努力,宣传红色革命历史,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早已战胜疫情,恢复生产,保增长,促就业,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