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记者发稿登陆入口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澳都訪談

专访马长旺律师:拥有医学和法学双学历背景的法律职业者

时间:2020-05-31  来源:澳门都市报  作者:澳门都市报    阅读量 点击加入澳门都市报采编团队

 他毕业于临床医学专业,却通过中国的自学考试获得了河北大学本科律师专业学历,之后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走上了执业律师的道路。他在律师执业过程中,办理了许多其他律师办不了的案件,他凭借医学专业知识和律师职业,帮助了许多其他律师无法帮助到的当事人,他就是河北泉盛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马长旺。近日,澳门都市报记者对马长旺律师进行了独家专访。

澳门都市报:马律师您好,请问您目前在哪家律师事务所执业,主要代理什么类型的案件?

马长旺律师:我目前在河北泉盛律师事务所执业,我所在的这个地区每个律师基本上什么类型的案件都接,但是我主要以疑难案件为主,北京的案件居多,都是当事人走访了很多律师,但是其走访的律师都觉得自己办不了的,或者是其走访的律师认为其案件败诉可能性比较大的,举两个典型的案例:

1、初某诉北京某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劳动纠纷一案,从2017年11月份接手案件到2019年5月调解结案,期间走访了交警队、劳动监察、工伤认定科、社保稽核等多个行政部门,还需要到被告所在地实际取证,还涉及到了案中案,附加了一个医疗服务合同纠纷的案件,经过了劳动仲裁,最终才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调解结案,案号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19371号。

2、何某诉北京丰台某医院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从2017年8月份接手案件到2019年12月调解结案,历时两年多,经历了北京三家鉴定机构才调解结案,案号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2民初22871号,如果非要说什么类型的案件为主,涉及到人身伤害,需要医学专业知识的案件为主。

澳门都市报:请问您在从事律师职业之前是否学习法律专业,是什么让您走上了律师职业这条道路?

马长旺律师:我从事律师职业之前不是法律专业的,我的初始学历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法学学历是第二学历。我参加中国的自学考试获得了河北大学律师本科的专业学历,之后通过了司法考试,走上了执业律师的道路。

我之所以走上律师职业这条道路,我想既有先天的遗传因素,也有后天的因素,先天的遗传因素是我爷爷是中国老一辈的法律工作者,其29岁的时候已经是承德市人民法院的“付”(遗物中持枪证的标注,应该是错别字)庭长,家里还有1954年最高人民法院东北分院编印的《司法工作手册》;后天的因素是机缘巧合,我大学毕业后在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恰逢某保险公司需要招聘一名学医的审核人身伤害案件的赔偿,我便去了保险公司从事人伤核损工作,保险公司很多诉讼案件需要医学专业知识,而保险公司的律师不懂医学,所以保险公司经常派我参与开庭,随着开庭次数的积累,我熟悉了作为保险公司法务的工作流程,我在保险公司成了有双重工作的角色,既负责公司人身伤害案件的赔偿又兼职法务,后来我觉得一个有医学学历的人干律师,更能够保护那些弱势群体的利益,为弱势群体争取更多的利益,所以我萌生了当律师的想法,经过自己的努力使自己真正的成为了一名职业律师。

澳门都市报:我们有了解到您经常会参与一些公益类诉讼和维权类诉讼,您为何会参与这类诉讼?

马长旺律师:因为维权类诉讼受伤害的往往都是弱势群体,他们更需要法律的说明,律师最高尚的职业修养就是要做一名正义的捍卫者。

从目前比较突出的医患纠纷来说,因为很多患者不懂医学,加上一些律师也没有医学学历背景,所以很多患者就医过程中出现了问题,都不清楚自己发生的伤害相关医院有没有责任,有的是医院没有责任把医院告了,浪费了大把时间和金钱,还激化了医患之间的矛盾,有的是虽然医院有责任,可是患者和其委托的律师没有抓住重点,导致了败诉,一审二审皆败诉,再审也是维持,患者觉得自己冤枉,甚至消极的走上了上访之路,所以我长期在承德晚报刊登公益免费电话咨询医疗纠纷的广告,为一些弱势群体真正的指明道路,缓解突出的医患矛盾。

每个人掌握的专业知识,如果能最大化的服务民众,那就是他为这个社会做出的最大贡献,所以我参与公益类诉讼和维权诉讼就是为了我的医学知识和法学职业相结合,更好的为弱势群体保驾护航。

澳门都市报:截至目前,您已经代理多少宗诉讼或者非诉讼案件?执业至今,是否已将这个职业锻炼的炉火纯青?

马长旺律师:我当律师以来,代理的案件在同行业中并不多,具体数目没有统计过,但是我代理的案件都很复杂,如第一个问题所答,很多案件涉及到很多法律问题,很多法律关系,如果不精确的把每一步做好,根本不能最大程度的保护弱势群体的利益。

律师这个行业,干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说是炉火纯青,因为你接手什么案件,就要详细研究案件的相关法条和知识,而法条随着时代的变革也在更新,律师这个行业就是一个要不断学习的行业。如果说我稍微自信一点的方面,就是我在保险公司做法务的时候有众多案件需要处理,工作期间我积累了很多开庭经验,所以即使当初第一天当律师时我也不迷茫,因为在保险公司做法务,我干的就是职业律师的一部分工作。

澳门都市报:我们还有了解到您之前有医学专业背景,这些对您的律师职业是否有帮助?

马长旺律师:其实律师行业再加上临床医学专业,执业过程中是有很多优势的,尤其是在人身伤害案件中,我能看懂相关病历,能深入的了解到受害者的伤情,为受害者争取更多的赔偿,即使在司法鉴定过程中,因为你有医学的知识,作为律师你能和法医进行探讨,实际工作中,就有在鉴定时,法医和身为律师的我说,我们今天就探讨医学,探讨专业,不说别的,我想如果一个不是医学专业的律师,当时会很茫然,甚至不知所措,而我却从容的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医学专业书籍,我想当时法医也是很震惊的,因为据我所知临床医学和法学双学历,又从事律师行业的人是很少的。

2019年我还参与了江苏徐州某男子意外死亡案件的尸体解剖全过程,身穿着我上医学院时候穿的白大衣,观看了解剖的全过程,之后为家属耐心的解答,我想要是没有医学背景,是不可能做到的。

澳门都市报:您对自己的律师职业有什么规划?能否详细介绍一下。

马长旺律师:我的职业规划很简单,就是扎扎实实的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更好的为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服务。

其实,我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所以我日常工作中会结合心理学、医学、法学,三方面的知识,更好的为那些弱势群体服务,例如某离婚案件中,我先用心理学的知识获知了案件的更深一层面的实质,用医学知识解答了当事人的疑惑,最终用法律知识帮他打赢了官司,所以我的家中不仅有每年更新的法律条文,还有最新版的临床医学专业书籍,还有心理学的相关书籍,甚至还有法医学相关的书籍,所有的一切就是让自己在人身伤害案件中或者其它案件中,更接近案件的实质,为那些弱势群体服务。

澳门都市报:我们了解到您在河北省执业,假如有全国其他省份的案件,是否会去代理?

马长旺律师:我的案件从来没局限在河北省,甚至目前以北京案件居多,因为人身伤害案件遍布全国各地,所以将来全国其他省份有需要我代理的案件,只要我力所能及,尤其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我都会去代理。(本文同步在澳门都市报2020年第9期刊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