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记者发稿登陆入口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澳都訪談

汪洋:考虑从工农中选领导干部 执政团队不能全是精英

时间:2012-01-1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广州日报   阅读量 点击加入澳门都市报采编团队

 

        今年可能是广东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最困难的一年

“有13位委员发表了26条意见,有40多个小项。”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肖志恒在听完委员的发言后,当场作出表态,将明确责任,分类处理,认真办理,对委员提出的意见,具备条件办的,立即办理;暂时不具备条件办的,要尽快创造条件办理;需要长时间办理的,抓紧时间逐步办理;有些确实暂时和今后一段时间不能办理的,会跟委员作汇报和信息反馈,“说了不白说,说了就管用”。

汪洋说,今年可能是广东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我们特别希望通过政治协商最大限度地凝聚起社会各界的力量。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促进广东克服困难、战胜挑战,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迈出更扎实的步伐。

随后,汪洋对下一步如何逐步完善政治协商制度谈了他自己的想法。“首先是委员怎么讲”,汪洋说,很多委员讲的是不错的,但有的委员没有做到,不像政协委员,像人大代表。

“其次是党政领导以及有关部门怎么谈”,汪洋说,各界别座谈会实际上是一个协商的形式,你说你的意见,我可以说我的意见,你可以表示是否有道理,也可以不赞成,大家可以讨论。“原来好像有潜规则。潜规则就是各个委员讲,然后领导讲,之后结束。”汪洋说,协商不是书记一个人协商的,参加会议的各个部门,涉及到你们的事,你们都应该说话。

“第三个问题是委员怎么选”,汪洋说,谁能有机会来讲,谁讲不上,讲上了就当成一个事,没有讲上就不当一回事,好像这个机会成本很高,“委员怎么选,也有公平的问题”,汪洋说,“谁去跟省委书记和省长面对面协商,这个人怎么选,我认为也是值得研究的。”

“最后,听了大家的意见后如何表态”,汪洋说,对于政治协商的会议而言,不是要表态,而是要将事情理清楚,是不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汪洋最后向大家祝愿,“快过节了,兔年快完了,希望大家今年不顺心的事,都像兔子的尾巴一样长不了,明年龙年到了,大家都能够像龙一样,龙腾虎跃。”(记者李栋)

汪洋在省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上指出——

今年可能是广东最困难的一年

●上午参加开幕式,可以说是出席会议,但下午的座谈会是政治协商,没有谁是主,谁是客,挂贵宾证是不合适的。

●流浪儿童救助的问题,我觉得要想将它改善一下可以,做到将它解决掉,现在还是有问题的。解决不了贫穷的问题,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儿童流浪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代际传递”的问题,并已经开始考虑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将来的执政者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没有工人、农民群众就出了问题,执政团队不能全部变成了精英团队。下一步要考虑,从优秀工人农民中提拔领导干部。

●只有广东高校敢于“革自己的命”,进一步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结合,才能领全国高等教育风气之先。

●今年可能是广东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我们特别希望通过政治协商最大限度地凝聚起社会各界的力量。

…………………………………………………………………………

昨日下午,广东省政协十届五次会议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省政协主席黄龙云,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肖志恒,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与46名委员代表以及省直有关单位负责人参加了座谈会。

省政协副主席汤炳权、省政协党组副书记唐国忠、省政协副主席王珣章、周天鸿、陈蔚文、温兰子、温思美、徐尚武、覃卫东,秘书长杨懂也出席了座谈会。

省领导参加座谈不挂贵宾证

“这里有一个细节”,会议刚开场就出现一个小插曲,主持会议的省政协主席黄龙云提醒大家注意看,“原本出席会议的省领导胸前都挂了一个贵宾证的牌,汪洋书记跟我讲,出席下午的座谈会他们不用挂牌,更显得对政治协商的高度重视。”

汪洋接过话说,“上午参加开幕式,可以说是出席会议,但下午的座谈会是政治协商,没有谁是主,谁是客,挂贵宾证是不合适的。由此进一步引申,说明政治协商制度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界定身份这个问题好像都没搞得太清楚,想象中好像政治协商是执政党和参政党以及政协各界别共商大事,最后变成了贵宾坐在这里,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戴着(贵宾证)的话,身份模糊,找不到感觉了。”汪洋话音落地,在开场前就赢得了一片热烈掌声。

“看病都能看准,但拿什么药是一个难题”

“改革开放进入了深水区,哪怕是小小的一步,都面临着深层的利益格局的调整。”来自民革界别的委员刘纪显打响了“头炮”,他一发言就对目前改革中的深层次问题提出了建议。

“反垄断的深化、农村土地改革、培育中产阶级,缩小分配差距……”刘纪显的“头炮”一开场就将座谈会的深度与力度打了出来。在提到“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时,他说,近年来毒奶粉、地沟油等公共事件频发,除了政府的监管外,深层次的就是价值缺位,社会转型太快,价值没有跟得上是重要的原因。他认为,要以社会主义价值为核心教育民众。

汪洋插话问道,“你觉得什么能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这个冷不丁的问题让刘纪显一愣,他表示需要进一步深入思考。汪洋接着说,“现在好像大家看病都能看准,但拿什么药是一个难题,希望能再进一步研究,一块商量商量,怎么拿药。”

“政治协商这种制度别变成一种仪式”

与以往的座谈会不同,昨日的会议从一开始,委员跟书记的交流就在思想上碰撞出火花来,主持会议的黄龙云趁机提醒委员,要充分发表意见,“这种当面的交流碰撞是难得的机遇”。

汪洋接着说,政治协商会议要有一点讨论,有一点协商,“不然的话,就变成你们有稿子,我也有稿子,你们讲话,我听,每年一次,你讲我讲,这个事情就算完了,算是政治协商了,这种制度别变成了一种仪式。”

汪洋说,每年安排党政领导同志和各界别的委员座谈,这是一种交流和讨论,“能讨论一下我觉得挺好,但我们常常将这种东西变成了仪式,程序走完仪式就完成了,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时间长了,没有将内容本身放到主要的内容,这就是问题了。大家一块为完善基本的政治制度努力,咱们就改革探索一下。”黄龙云也鼓励委员们“大胆一点”。

 解决不了贫穷问题,就不能解决儿童流浪问题

受到鼓励后的委员们信心倍增,第二个发言的委员王竹立提了两个很现实尖锐的问题。“第一个是关于流浪儿童的”,王竹立从去年备受关注的微博打拐说起,质疑流浪儿童的救助方式“是不是将他们从街头赶走就可以了”,他说孩子被遣送回乡后再次流浪,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家庭贫穷,二是被拐卖,要解决的话,就要消除城乡二元结构,他认为教育特别重要。

“我发表点意见,跟你交流一下。”汪洋听了之后说,“我赞同你的观点,流浪儿童救助的问题,我觉得要想将它改善一下可以,做到将它解决掉,现在还是有问题的。解决不了贫穷的问题,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儿童流浪的问题。”

“广东很多收容站是相当好的,不仅仅是儿童,包括外来人口收容站都是很好的,送回去,给车票,给吃的,还给衣服。过了几天又来了,为什么呢?因为家里穷,而且缺乏问责追究制度。”汪洋认为,在制度上还需要完善,但是当前解决还做不到。

考虑从工人农民中选领导干部

王竹立的第二个问题更加尖锐,“社会阶层固化,上下阶层流动不顺畅,有种说法是贫穷在世袭,财富权力像接力棒,现在是老子有钱儿子享富贵,老子没钱儿子受罪,穷人的孩子要上来很难”,他认为,社会的流动有问题,社会经济的活力就会受到影响。他建议要加强社会阶层的流动,让很多的农村孩子或者是没有背景的孩子更快地上升,让每个孩子通过劳动获得财富。

“咱们也协商协商”,汪洋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重大社会问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必须要引起重视和必须要解决的。”

“实际上我们已经意识到了‘代际传递’的问题,并已经开始考虑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汪洋说,广东最大的问题就是外来务工人员,“已经允许入户,今年还会加大力度”,汪洋透露说,将会从外来工中招公务员,从基层招公务员,还会考虑从工人农民中选领导干部。

“为什么?将来的执政者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没有工人、农民群众就出了问题,执政团队不能全部变成了精英团队。”汪洋表示,下一步要考虑,从优秀工人农民中提拔领导干部,“欧广源不就是农民出身,吴仁宝也是村党支部书记。”汪洋说,“你的意见我们接受,但可能有个过程。”

广东单亲母亲20万,特困的有5万

来自妇联界别的杨建珍委员谈道,去年妇联开展了援建单亲母亲安居房工作。对此汪洋问道,广东有多少单亲母亲?杨建珍说,广东有20万单亲母亲,特困的有5万。

杨建珍最关注的是家庭文化建设,她建议将家庭文化建设纳入文化强省建设。汪洋插话道,“家庭文化?不会变成干涉家庭事务吧?”杨建珍解释说,家庭文化是教育人们如何经营幸福,比如如何找对象,如何经营婆媳关系,如何感受幸福等。

汪洋听后表示,在研究文化强省建设的时候遇到这一类事情,各个部门都有文化,各个区域,各个地方都说自己非常重要,都要写到里面去,但要分清大概念和小概念。

 

广东高校“革自己的命”才能领全国风气之先

说完家庭,话题转到教育,来自民盟的委员邓飞其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做强广东高等教育的建议。“广东名校不多,名校不突出,中大好、华工好,中大牛、华工牛,但都还没好到、牛到让学界顶礼膜拜的程度。”他建议,改变办学与管理体制,实施境内外联合办学、省内外联合办学,“建议在广州南沙和深圳建立教育特区,直接引进国外、中国香港地区的世界著名大学,由国外或中国香港地区的高校直接管理、运作”。

他同时提出,实施名校工程,扶持、做强一批,“如因各种原因,华农、华工合并无望,建议尽快实现华农改名,如:华南科技大学、华南农林科技大学、广东科技大学等。目标: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建议通过官方参与、推动,提升石牌六(或五)校联盟,探索建立(广州)红棉精英大学联盟。”

汪洋回应说,“广东做强高等教育关键不是追求规模,也不是简单地投钱,而是要改革办学理念,只有广东高校敢于‘革自己的命’,进一步与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结合,才能领全国高等教育风气之先。”

考虑设立勋章大力弘扬好人好事

去年的小悦悦事件也是委员关注的焦点,来自特邀界别的委员杨志红借鉴香港的经验说,香港每一年特首会亲自委任一批太平绅士,颁发紫荆勋章,奖励长期为社会服务和作出贡献的人,“这样就引发了社会的功德心”。

“香港一年发多少金紫荆勋章?”汪洋问。杨志红详细介绍了金紫荆勋章的评选和比例,建议广东每年可以评出10件好人好事,“不讲层次、也不讲出身,只要他是为社会作出了贡献,都可以提出来”,她建议广东可设立见义勇为勋章。

“我们也正在准备搞这种勋章”,汪洋现场回应道,“你说得对,应该大力弘扬好人好事。”汪洋提出建议,可以像感动中国评选一样,广东的媒体也可以搞感动广东十大人物评选,“弘扬一下这些事,对社会风气的改进有促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